主页 > 财经新闻 > 周立波在娱乐圈难混了?在财经圈他可能也不好

周立波在娱乐圈难混了?在财经圈他可能也不好

admin   2019-03-08 23:34   来源:未知 关闭窗口

  摘要:从20日下午开始,一则“周立波在美国被捕,搜出和可卡因”的消息抢占了娱乐圈头条。

  据美国中文报纸世界日报报道,纽约警方18日晚接到民众报案,称Bayville路一辆往西行驶的黑色奔驰车涉嫌蛇行,且司机在行车时使用手机。交通执法人员于19日凌晨12时7分在莱亭顿拦下该车,发现后车座有黑色枪套,并搜出一把柯尔特野马380口径,以及两袋快克可卡因。

  北京时间21日凌晨1时许,据腾讯娱乐最新消息,周立波案在纽约的第一次开庭已结束。在场的华裔律师杨美华称,一开始,检察官开出的保释金额为2.5万美元(约合人民币17.2万元),周立波表示反对,经过协商,检察官将保释金降到5000美元现金或7500美元债券/支票(约合人民币3.4/5.2万元),周立波已缴纳保释金并当场离开法庭,下次开庭将于3月9日进行。

  根据美国法律,周立波本人必须出席3月9日的庭审。美籍华裔律师刘龙珠分析,考虑到周立波不是美国公民,为防止他离境不再回来,检方应该会将开庭前不离开美国作为保释的条件之一,且极有可能会暂时扣押他的旅行证件。

  周立波将面临四项指控:非法持有违禁药品、非法持有武器、非法持有和开车时打电话。假如周立波非法藏毒和非法持枪罪名成立,他将最低坐牢2年。

  不少国内网友和媒体都翻出了他的“打脸旧账”。2009年,周立波就被前妻张洁爆料其有4年的吸毒史。而后,周立波多次在微博和节目中痛说毒品的危害,曾表示自己就算贩毒也不会吸毒,“毒品让你慢慢去死”,他还建议贩毒销售所得超过5万就应该“被枪毙”。

  美国警方并未证实周立波是否有吸毒行为,而一旦证实,对周立波在国内的演艺生涯无疑是巨大打击。2016年4月1日起施行的《上海市禁毒条例》第十四条就规定,因吸毒行为被公安机关查处未满三年或者尚未戒除毒瘾的人员,其作为主创人员参与制作的电影、电视剧、广播电视节目以及代言的商业广告节目,均不予播出。

  每经小编还注意到,2017年头一个以这种方式登上娱乐圈头条的周立波,不仅可能在娱乐圈将不好过,在财经圈同样也太不好过。

  据钱江晚报报道,昨天周立波被捕的消息传出后,跑电视线的记者们都表示,确实已经好久没有感受到周立波的存在了。

  他的上一次荧幕亮相,是在去年5月,作为最后一期《中国梦想秀》的“梦想大使”。而作为“海派清口创始人”,他最近的一次演出是去年7月,将“海派清口”演出带到美国纽约卡内基音乐厅。

  在周立波因《壹周立波秀》大红的那几年,也就是2010年前后,据信息时报报道,他曾自称“我两年票房一亿五千万,一个人顶得上几个中型企业!”,他和妻子胡洁还在节目中自曝出场费分3档。

  与那些年“名声大噪”对应的是,2010年和2011年,周立波两度登上了福布斯中国名人榜。2010年收入为1370万元,2011年则为1350万元。这里统计的收入,包含了名人在影视作品、广告代言、体育比赛、书籍出版等文化娱乐产业活动中的税前收入,其中不扣除与经纪公司、主管单位分成部分,不计入名人个人的投资经营性收入。

  另一方面,2010年年底,周立波与现任妻子胡洁结婚时,曾通过婚礼礼金、好友捐赠、企业捐赠及夫妇俩个人捐赠四部分筹集3600万元,设立了“海派清口公益专项基金”。这一公益基金在上海市慈善基金会备案。

  周立波当时还表示,“从即日起,每售出一张海派清口演出票,都将从票款中捐献十元到上海市慈善基金会海派清口公益专项基金,用于慈善公益事业。”

  2010年,华夏时报在一则报道中,将周立波称作“文艺圈的金融家”。周立波自称,“我有很多金融圈的朋友,我对金融业特别感兴趣”,报道称:

  1993年,周立波和金融界的朋友一起涉足金融业。据他自己表示,1993至1994年一年时间,在投融资业务上,他赚了1000万。随后做过建材批发,做过演出承包商,在1996年创办天成装潢。

  “1997年最辉煌的时候,48个工地同时开工,200多个工人,一年在私装领域收入2000多万,1998年以后装修生意就不好做了,萧条了好几年,我也遇到过连工人工资都发不出的情况。”周立波表示。

  “后来遇人不淑,2001年帮一个朋友担保500万,他跑了,这个债压了我很长时间,后来我到广州、武汉、东北很多地方打过工,月薪5万。”2001年的这次危机过后5年,周立波才重返舞台。

  图中还包含了周立波一次曾引起不小关注的投资。北京能量影视传播股份有限公司(能量传播)由陈鲁豫和周立波共同持股,曾于2014年提交IPO申请,但被否,继而于2015年成功在新三板挂牌,代码833482。

  事实上,大家熟悉的《鲁豫有约》、《壹周立波秀》、《超级演说家》、《小崔说立波秀》等都是能量传播的品牌节目。

  据能量传播公告显示,其主营业务为视频节目的研发、制作和发行以及针对客户提供节目相关服务。2016年上半年公司营收13,967.78万,同比减少7.62%;上半年公司盈利1,352.26万,同比增长34.27%。

  截止2016年6月30日,前十大股东中,陈鲁豫持有能量传播股份325万股,占比4.1%;周立波持有能量传播股份200万股,占比2.52%。

  而就在去年12月,该公司的一则公告也曾引起市场关注。因为公司募集资金6千万,而还银行就需要支付5798万。

  资料显示,2016年上半年,能量传播曾分11次向北京银行中关村支行申请,累计金额达5798万元,每笔期限皆为一年。

  小编注意到,借助资本的力量,能量传播一度获得资金青睐,股价暴涨至25元以上。但之后表现不佳,截至1月20日,股价仅为6.15元。

  按最新股价计算,陈鲁豫与周立波两人之前的浮盈已蒸发了一大部分。其中周立波的浮盈也从之前的4500余万骤降至780余万。

  2016上半年,栏目收入是能量传播的主要收入来源,占公司营收总额的97%。但是在2015年,能量传播的营收还是由电视剧、纪录片和栏目三驾马车并驱。

  据新浪娱乐报道,交保后,周立波在妻子和律师的陪伴下走出法庭。他对记者说,“枪是合法的”、“本来就没有事,明天会更好”。

  不论网友对周立波此前颇多“事迹”有怎样的看法,小编仍然觉得,明星“吸毒队”最好不要真的“又加一分”。